做什麼?,  去哪裡?

神楽坂散步

orinpix
Latest posts by orinpix (see all)

隨著疫情趨緩,我們家重新又開始了那個習慣,就是在天氣好的週六輪流找個沒去過的地方走走。出門前還是盡可能對對方保密,也不預先找太多的停留點,邊走路邊發現想鑽的小路、想吃的東西。

家還是最能放鬆的場所,週末一天散步,一天打掃和休息,這樣的時間配置對我們來說很剛好。雖然也想去更遠一點的地方旅行,但現在先這樣就好。

上週六由我值日,選的地方是神楽坂,la kagū 是唯一標下的景點。la kagū 的原址是新潮社的書倉,幾年前由隈研吾重新規劃設計變成文創商場,2019 年品牌撤出,由 AKOMEYA 進駐,成為它們的旗艦店所在地,也併設 AKOMEYA 廚房。這天我們就在這邊吃午餐。

肉好軟好軟的牛肉咖哩飯

AKOMEYA 是販售以料理為中心的雜貨商店,除了食材、調理包、食器以外,最特別的應該是有賣二十多種來自日本各地的米。現場可以買到秤重販售的真空小包裝,也能購買從糙米到白米不同精度,現場用精米器打好的新米。當然也有非常好看,令人心動的米桶與土鍋,在這裡逛得很開心。我買了泡茶器和兩雙替換用的公長齋小菅筷子,還記得前一套是在中山小器買的,在食堂用餐時驚為天筷後立刻去隔壁下架它們,用了三年多依然喜歡。

二樓的空間也是選物店,有些以品牌為中心的小攤,另外的空間是販售以季節發想的生活用品,收集了日本各地的織物、飾品品牌。在這裡買了雙一見鍾情的香川縣製手套

午餐後我們決定走路往飯田橋站方向。途中的人流不多不少,看起來不太冷清但也還算能保持社交距離。感染這件事,一直覺得會不會其實我們早就中過標但又靜靜地復原了。

途中經過赤城神社,在販售御守的附近花了半小時思來想去之後,決定在這裡購入了第一本御朱印帳。想的是這樣一來,未來的散步行程都可以有個核心任務,佛系地收集神樣的保佑與祝福,這樣的概念。

御朱印をデビューしました

回家確認了收集御朱印的注意事項之後,未來可以不怕失禮地收集。朱印一開始是僧人與信徒來到寺院內「納經」的證明,和到此一遊的集章的紀念意義不同,所以盡量還是先至拜殿參拜後,再向神職人員取得朱印,會是對寺廟比較有敬意的作法。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多數的寺廟選擇先寫好在紙張上,直接遞給你。

赤城神社主祭的神祇是「岩筒雄命(いわつつおのみこと)」與「赤城姫命(あかぎひめのみこと)」,屬天台宗東覺寺。據稱是會實現女性願望的神祇,所以許多女性在這裡祈求良緣、夫妻和睦和安產。在江戶時代的德川幕府,赤城神社曾被列為江戶大社之一,香火鼎盛。境內另有兩處小社,分別是出世稻荷神社和祭祀菅原道真的螢雪神社。約十年前由隈研吾(又是你!)操刀設計整修之後,有最歐蝦類的神社的美名 XD 不過由大片玻璃和各種細緻線條組成的視覺,讓整座神社非常明亮,點這裡看別人的漂亮照片。

繪馬與線條與光

神楽坂在大正時代以花街文化聞名,現在也保有許多小道,地上仍然鋪著各種樣式的石疊。大致定好要前往的方位後,看到小道就帶著探險的心情鑽進去。一邊走路一邊聊天走著走著,經過飯田橋後還不想停下腳步。於是我們決定再走一站回九段下。

快到站的時候,路過靖國神社。之前只聽說過日本的政治領導人若來此參拜會引起爭議,但詳細是什麼樣的爭議並不是太清楚。回家後立刻作功課。當下只覺得巨大水泥鳥居在黃昏時雄偉到有點魔幻了,兩排的銀杏樹,入冬時節來一定很美。

晚上我們又去匯豐齋吃飯,這次點了炒米粉跟貢丸湯,和上次的鹽酥雞套餐,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味道感覺不太對了……

偷偷覺得我炒的米粉還比較好吃

原本打算連昨天的散步路線也一起寫的,不過已經寫到有點收拾不來了,下次再說!

寫下去、再寫久一點,以後我們會懷念這些日子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