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麼?

東京脫出

orinpix
Latest posts by orinpix (see all)

每天早上打開房間窗戶換氣的時候,都會順便瞄到對面公寓一樓的陽台。

剛搬來的時候,住在那間房的女生會把美少女戰士的家居服晾在外面,雖然從來沒見過本人,但對印在大 T-shirt 上的水手服印象非常深刻。大概在去年夏天的時候搬離,一個月後,另一個女生住進來。曾經聽說日本單身女子租房時,因為安全的考量,絕對不會考慮一樓的房間,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決定要住在這樣一間房間裡的。

就在上個月,也發現這第二位住戶搬走了。因為在這裡多數租屋的家具全都是自備的,這邊要觀察鄰居是否搬家的方式很簡單,看窗簾是否還在就能知道了。就在某天突然發現可以清楚透過窗戶看到那間房的地板顏色,沒想到我們都還沒離開,就被搶先了。

除了開窗一定會看到的這一戶,有時也能觀察到其他房間的動態:那一戶也空了,那一戶換了新窗簾等等的。不過看到鄰居本人的機會倒是少之又少。經過偶爾觀察對面生態的這一年半多,終於輪到我們要搬家了。

主要的原因是空間太小,畢竟一開始就不是考慮需要在家工作的尺寸與配置,加上玉米的公司已經宣布可以永久遠距工作,那麼搬到遠一點的地方也無所謂。另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樓下住戶的吸菸習慣已經讓我們感到痛苦。經過將近半年陸陸續續看房,終於找到理想的神奈川縣物件,離開東京。

搬家的繁瑣手續很多,因為首次得由自己全部張羅,列下清單的時候簡直想死。不過一天做一樣,到現在也完成了大半了,可喜可賀。

不過搬家這件事情還是讓我這段時間很不舒服。自我歸納了一下,覺得有好幾個因素都讓我好挫折,像是各種不確定性(搬家公司會怎麼處理大型家具?先打包起來的東西又需要用到怎麼辦?水電這樣真的有開通成功嗎?地址沒有正確轉換怎麼辦?什麼時候下單新家具比較好?沒有梯子,電燈裝不上去該怎麼辦?搬家公司會借我們嗎?管理公司說不用打掃,但真的不需要基礎清潔嗎?)(天啊我真的是個煩惱人)還有因為打包中的混亂,在家裡也失去安定的感覺,總是覺得有哪些事情該做,但又覺得當天早上再收拾最妥。各種靜不下來的災難化思考。

打包時,還要面對丟棄各種不用品的罪惡感和回收垃圾的煩躁感。總之最近就是一個明顯感覺到自己心理的毛躁與不健康、但也是一個每破一關就覺得自己好厲害的狀態。

昨天為了考察新家的燈泡配置,又獨自去了一趟。回程時逛了那附近超棒的超市,比舊家這裡的每一間加起來都還優秀,讚死。我想等到一切穩定下來,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搬家公司的超厲害紙箱

寫下去、再寫久一點,以後我們會懷念這些日子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