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

不想斷掉這條鏈啊。昨天發生了什麼呢?

在 Threads 上面看到日本太太推薦 JA 的肉,所以在它關門之前滑壘進去了,買了很不錯的菜,然後豬絞肉。意外的是這時間出去沒有那麼熱,而且沒有化妝的時候感覺臉上的水份比較平衡。晚餐做了雞肉飯。

如果有人說這才不是雞肉飯,我會說你才是對的

啊,還有一件非常想記下來的事。就是今早更新的ちいかわ動畫超級可愛,我看了應該有快要二十遍(又好像不止),想要做成鈴聲。

晚上跟蘇一起撻伐了某心理諮商所,我們罵人好好聽可惜都不能錄下來。

6月24日

因為老闆中午有兩個面試,十一點出門買了他點的きしめん,品味很好呢我也想吃那個。前一天大雨,今天則是毒辣的直射太陽,從地上傳來的熱氣參雜點腐爛樹葉的土的氣味,形象是青汁一般的綠色液體蒸發中的樣子,而我是在這大型鍋具裡慢慢被蒸熟的綠色燒賣。一回到家什麼也不管的衝進浴室洗今天的第二次澡,此時還十二點不到。

雨後空氣的味道隔天剛巧在英明的網誌上看到叫做 Petrichor,感覺會是什麼髮廊或餐廳的名字啊…

「木洩れ陽」が好きでよく撮ります。美しいですよね。木々の隙間から光が射して映し出されたそれ。風に揺れるとまるで小さな子供たちがダンスしているようにも見えます。この言葉を生み出した豊かな感性に憧れます。ところで英語では「木洩れ陽」を一言で表せられないそうです。

英語では ”sunlight filters through the trees” のようなセンテンスで表現されるそうです。同じように日本語にも一言で表せられない現象があります。たとえば ”Petrichor(ペトリコール )” は「雨あがりの地面の匂い」を意味するそうです。ああ、あの匂い! みなさんもきっと知ってますよね。このように世界には一言で他の言語に翻訳できない言葉がたくさん存在しています。これは一体何を意味しているのでしょうか?

不知道老闆的面試順不順利呢?雖然跟我關係不大,但要是能穩定下來心裡頭也會舒服一些,我們可以不用一直講跳槽之後要用什麼當祭品之類的幹話(而是直接去做)。那天他找到以前的一個文件,寫著年薪增長到多少的時候要做哪些哪些事。老早就忘記這份文件了,以至於前面達到的幾個目標也沒有去實踐,而這次最有機會接近的目標,則是寫著「年薪 XX 萬,可以去抽脂」,這,兩三年前的我是這樣焦慮的是嗎?

6月23日

昨天我就吵著要吃七葉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心靈受到召喚之類的。結果今天去的時候有我心心念念的肉醬義大利麵,第一次吃到時簡直要哭出來,因為那就是我小時候忘記在哪吃到令人懷念的味道。但第二次以後就再也沒有遇見這個菜單了,今天一定是冥冥中註定了什麼。好想每週都去一次。

後悔沒開口問這個菜單提供到何時

店裡坐在隔壁的是兩個正在喝酒的老人,上次來時他們也在,互相對坐著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大多是拿自己的破身體開玩笑,或再問一次彼此家人的近況(雖然我覺得他們應該早就問過幾百遍了),無言的時候居多。吃飯期間又陸續來了兩位阿伯加入,手拿捲起來的賭博情報專門報紙,笑嘻嘻地加入這個狹小的酒局。老闆則是一見到進門的人就立刻著手準備裝滿冰塊的杯子,入座的那瞬間,杯子也來到桌前。

飯後總算脫離的出門時的委靡狀態,沿路逛了柑仔店和花草園,之前有這麼享受過看植物嗎我已經忘記,只記得這天下午,為了選新的植物朋友在園裡待了大把愉快的時光。原本只打算買個土跟缽底石,但莫名升起養メダカ的念頭,以及最後多帶了一小株食蟲植物回家(我們決定準備好飼養的器材再去迎接小魚回家)。剛剛在查要怎麼照顧新朋友的時候,發現這個豬籠草 mania 的網誌。我打從內心覺得,日本人,真有你的。

回家後立刻洗好澡躺著廢,打開歐洲杯追追看錯過的場次有沒有什麼好看的 highlight,沒想到都血淋淋的好殘忍… 不忍心看。所以關於足球的事情我只就記下今天令我最開心的:

成龍、轉貼、我的貼文!(早知道拍美一點)

讀書日記:這幾天讀圖書館借的真梨幸子《シェア》,沒有太大的心得,唯一的評價就是「這很她」,化成灰大概也認得的那種。她筆下的男人永遠廢到令人無話可說,女人則是,極為浮誇貪婪又不聰明。能把每一個角色都塑造成這麼討厭的樣子也是不容易了。現在想想,讀她是因為文字易懂、可以讀很快,然後情節聳動故有讀下去的動機,還有另一種大概像是看比佛利嬌妻互扯頭髮那樣的惡趣味吧。

6月22日

整體來說是一個很不錯的假日約會行程,好像有公園就八十五分起跳了,美中不足大概就是又沒帶野餐墊了。今天長這樣:麥當勞早餐→出門喝咖啡→忘記帶望遠鏡故折返→坐車到代代木公園→ Little Nap 咖啡(手沖瓜地馬拉,覺得整體很粗獷豪邁,店員感覺下班會去衝浪或音樂祭或街舞,比較不是我的菜)→ Levain 麵包店(沒有吃過這種可頌,近期最驚艷,這就是小麥與奶油的魅力嗎)→代代木公園,走、坐、吃、看小說、聊天→(去 Parco 上廁所,想進 LE LABO 但被排隊嚇死)→ Loft 找睫毛膏失敗→ Bangkok Night 晚餐→ HANDS 找睫毛膏成功,買盆栽的盆。回程的田園都市線有座位,今天還能再更完美嗎?

今天看起來很瘦所以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