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學妹睡外面

orinpix
Latest posts by orinpix (see all)

學妹是去年秋天,我們在當時住處樓下撿到的倉鼠。撿到時,鼠朋友還幫忙看了面相,表示此物大約還是隻青少年鼠。要擁有多麽嚮往自由的天性,才會在這年紀早早衝出層層障礙離開家門(雖然隨即被我們捕獲收編)。可能也是這緣故,比起其他在社團中被曬出和主人貼貼的鼠寶,學妹似乎相當警戒,從不讓我們看到寢相,也從不安定地待在人類手上。出門即逃亡,不出門也像隨時都在規劃倉鼠少女逃亡路線。

前陣子把要淘汰的水壺放進鼠屋裡面想給學妹做挖掘箱,這原本是個泡冰麥茶用的罐子。放了幾天,也就只有藏點心在裡頭的時候,學妹會意思意思去鑽一下,像 PACMAN 一樣收集完全部點心後就立刻扭頭回家。

今天剛起床的時候發現水壺門口堆滿木屑,才正在想這件事有夠不符合物理現象。往旁一看,就看到一隻鼠在角落已睡到(字詞意思上的)翻。觀察幾秒,確定還有呼吸之後,才能安心地讓自己被這一幕給融化。

因為實在太擔心鼠在裡面只是忘記出來,趕快動手換水換飯,用奴的日常問候來假裝不經意地叫醒她,結果就目睹了眼睛緊閉,只靠鼻子聞就能定位的潛水姿勢。平常對書本上說的某動物的視覺嗅覺是人類的若干倍時,不可能比親眼看到這些行為有感覺。

鼠吃完早餐,倉了她的食物,想說學妹大概就這樣回到老家睡。沒想到做個家事回來就又發現學妹不知何時鑽回原位,呈一不知名點心狀。

如此這般,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她還睡在這。我在手機上不斷搜尋倉鼠這樣會不會窒息的資料,一邊想說,啊鼠類,身為逃亡者和獵物,你應該很能為自己打算,不會這麼容易就死去的吧。遂安心。

在桌前寫到這,一念至,又轉頭瞄鼠屋,只見一閉眼茸物伸長著正慢慢往出口移動(好像在描述海參),脫出時一隻眼睜一隻眼閉望著我,一臉睡呆了的樣子,接著扁扁地拖著屁股進了木屋(我還以為妳是要出來上廁所的!)

過去有朋友說想來家裡看學妹,都得特別提醒對方白天是鼠休息的時候,晚上才會開始進行諸如跑輪或逃亡或拆家一類的行動。來時賞不賞臉得看小姐心情,不一定見得到真身的。但如果她願意一直在這裡睡覺,也是千姿百態,那麽以後就連白天也能收動物園門票了。

寫下去、再寫久一點,以後我們會懷念這些日子的。

發表迴響